聚焦种质资源保护:种质利益的拔河大战

发布日期:2006-11-01 来源: 字体:[ ]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是目前唯一也是最重要的保护世界生物多样性国际公约,它通过履约保证可持续地利用生物资源。签署国希望能够在2010年明显遏制生物多样性流失的速度。虽然深陷在利益的拔河之中,但人们还是将阻止生物消失的希望寄托在这份公约身上。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拔河大战”,国家利益至上,无论大国、小国都紧守这一信念。在遗传资源或者说种质资源的两头,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利益之争犀利而迟缓。

 

    尴尬的公约

 

    没有哪一个联合国的会议像联合国生物多样性(生物体和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可变性)大会这样,让非政府组织(以下简称NGO)忙个不停。因为有一些小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在这场“拔河大战”中既要维护国家的利益,却又搞不清楚该如何制定游戏规则,此中一些议题所牵涉到的科学理念和对科学未来发展的思考的确是令人头痛的问题。

 

    《公约》秘书处也曾提出建立一个更全面的生物多样性科学小组,但建议被否决了。一个原因就是发展中国家担心从发达国家来的科学家将控制该组织机构,在他们的建议和结论时会向着发达国家或大集团倾斜,另一个原因是发达国家已经不愿为这样一个组织机构提供经济支持。

 

    多次随中国代表团参加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的植物学家马克平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说:“正是这些原因促使NGO非常活跃,因为它们完全是公益目的,不掺杂任何国家或大集团利益。NGO会请一些国际优秀的科学家利用中午或者晚上的空余时间开‘小会’,为一些国家的代表们普及科学知识,它们也经常在一些专题会上发大量的科普性质的资料,替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分析‘现状、未来发展趋势’并且‘提供科学建议’。”

 

    为了保证科学有效地履行《公约》,缔约方大会专门设立了一个科学、技术和工艺附属机构(SBSTTA)。但是SBSTTA的科学顾问主体的成员一般是由会员国提名产生。实际上,这意味着这些成员不可避免地通过这个机构反映其国家意志。在SBSTTA的早期,他们的会议正是小型的缔约国大会,观点被提出来,会议全部的进程通常会充满公约主要缔约国的政治争辩。

 

    据野生动植物保